當前位置:哲思小說 > 其他 > 盛兮_沈安和 > 第681章 隻是有點開心罷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盛兮_沈安和 第681章 隻是有點開心罷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盛兮拜師洛神醫之事未能引起多大震動,但盛兮要去北地做軍醫之事,直接在盛家引起軒然大波。

哪怕是沈安和都冇想到盛兮會有這打算。

“是因為洛老嗎?”他問盛兮。話雖是疑問,但語氣卻是肯定的。畢竟他清楚盛兮之前因為他們成婚推掉了去北地之事。停了一會兒後他看了眼盛兮,不禁又問她:“你之前不是一直……”

不想拜師的嗎?

盛兮讀懂了他未出口的後半句,抿唇笑了笑,低首垂眸,一張小臉上神情淡淡的,卻又染著一種叫人說不出情愫。

沈安和不知盛兮為何會有這般神情,卻從那情愫之中感受了到一抹暗藏的悲傷。

是因為她的父親嗎?盛兮曾經說過,她之所以會醫術,是因為她的父親。所以,她這是因為礙於父親一直冇有拜師?

沈安和內心擔憂,蹙眉伸手拉住了盛兮。

感受到那雙手驟然傳遞來的溫暖,陷入某種情思的盛兮驀地回神,抬頭與之對視。

沈安和看著她,將內心猜想說了出來。

盛兮張了張嘴,片刻後忽地勾唇一笑,輕輕點頭道:“嗯,差不多吧。”

前世的師父雖非她親生父親,但畢竟她從小就跟著他。他從未說過自己是她的家人,但實際上他們同家人已然無異。至少,在她盛兮心裡是這般想的。

對方不明言,她便覺得,或許這種想法是真的無需說出來的。卻冇想到,到頭來原來這想法隻是她一

人的獨角戲。自己在那人眼裡,不過是個可以被隨意拋棄,隨意銷燬,用著稱手的工具。

她想,原來那人說的對,人與人之間當真談不得情的啊!

她帶著這份可笑穿越而來,原本不想再那般傻傻地將心交出去。做個快樂的小地主,麵上與人和諧,日子過得下去便好。卻不曾想……

盛兮一瞬不移地看著麵前人,那泛起的笑意隨著男人眼眸中的擔憂加重反倒愈加濃烈,直令沈安和看著她擰眉。

“盛兮,你冇事兒吧?”他問。

盛兮終於放聲笑了出來,忍不住起身直接抱住了對方。

沈安和並未因為她的笑聲放鬆,反倒更加擔心。他感受到小女人抱著自己的手愈發地緊,不由地輕輕拍了拍她後背,在其鬢邊輕聲問道:“盛兮,你……冇事兒吧?”

“冇事兒。”盛兮緊緊抱著沈安和,感受到對方傳遞而來的迴應,緩緩閉上眼睛,片刻後又慢慢睜開,“我冇事兒,放心。我隻是,嗯,有點開心罷了。”

開心原來她真的能重新再來。

而沈安和聽著盛兮的話,本想再問她什麼,然而察覺到盛兮輕蹭的動作時,到嘴的話就這樣又嚥了回去。

他想,或許這個時候她最需要的並不是安慰或詢問,而是靜靜地陪伴吧。

那他來陪著她。

盛兮要去做軍醫的事就這樣定了下來。隻不過與那些直接跟隨軍隊走得應征者不同,盛兮要先帶著人將通往漠北的這

條運輸線路打通之後,方纔再直接奔應征地。

當然,盛兮不會全程跟著處理線路問題,而是帶了人,將大方針指給對方後,她便會離開。

盛光遠冇想到自家姐姐又要出去,在緩了好一會兒後方纔將想要跟著一起去的念頭壓下去。

他跑到盛兮跟前,在拽與不拽之間,終於冇忍住還是拽住了盛兮的袖子,令其收拾東西的動作停了下來。

盛兮轉身過來看他,見小傢夥正盯著自己眼冒擔憂。

她笑了笑,伸手在其頭頂上輕輕摸了摸,問道:“怎麼了?”

盛光遠努了努嘴,半晌後開口:“姐姐,你……的要去嗎?”去做軍醫?即便那不是真正戰場,但那也是戰場的延伸,說不定會……

盛光遠不敢將內心擔憂說出來,他害怕自己變成一個烏鴉嘴。

盛兮看著他這般,想了想忽然從懷掏出來一個物件兒,將其交給了盛光遠。

“這是什麼?”盛光遠拿著那似骨頭一樣的東西上下翻了翻,“骨頭?”

盛兮說:“這是骨哨。你不是總想要訓練雪淵的嗎?姐姐給你做了這個哨子。”

盛光遠猛地抬頭看向她:“姐姐……”

“雪淵已經識得哨音,若是哪天你想給姐姐寫信,就讓雪淵給帶過來。”盛兮道。

“姐姐不帶雪淵去嗎?”盛光遠問。

盛兮則道:“現在用不到,不過後麵會用到它。所以,在這之前你可以讓雪淵給我傳信。”

盛光遠點頭摩挲著骨哨

片刻後用力點頭:“嗯,我一定給姐姐寫信!”

恰此時,旺財從外麵跑了進來。

盛光遠看到它,當即又對盛兮說:“那姐姐,旺財你一定要帶上!”

他已經從沈安和那裡聽了有關旺財幫他們帶路之事,若是冇有旺財,他們當初被那些山匪追趕時,隻怕要迷失在深山老林裡。

盛兮冇否認,直接點頭:“嗯,放心,姐姐會帶上它的。”

盛兮說著瞥了眼旺財,那被火燎得毛髮此刻還微微有些捲曲,加之正值換毛之際,其整個身子蓬蓬鬆鬆的,從後頭看,像一隻個頭碩大的捲毛羊。嗯,倒是挺可愛。

見盛兮看過來,它當即湊了過去,在盛兮身上滾了一圈,頓時留下一片雪白。

盛兮:“……”她想把剛纔的想法收回去。這豈是可愛?這簡直就是災難。

盛光遠卻不怕旺財往自己身上蹭毛,主動跑過去直接一把抱住了它的腦袋,對其道:“旺財,我不能跟著姐姐,你便替我牢牢跟著姐姐,要保護好她,知道嗎?”

旺財也不知道有冇有聽懂盛光遠的話,隻是極為敷衍地“嗷嗚”地叫了一聲,隨即伸出舌頭往盛光遠掌心裡舔。

盛光遠冇讓它舔,隻是雙手用力掰正其腦袋,對其再次鄭重道:“旺財,聽到我說的話了嗎?你若不聽話,那到時候你回來,我把給你的肉全都給雪淵!”

旺財掙紮的動作猛地一頓,下一瞬,直接衝著屋頂“嗷”地

一聲大叫,氣勢堪稱逼人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