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哲思小說 > 其他 > 蕭令月戰北寒 > 第1538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蕭令月戰北寒 第1538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這就是一個連環套。

她和八公主都是對方的目標。

八公主的清白名節,蕭令月的性命,一箭雙鵰。

而作為連環套裡的工具人,同時又是重要幫凶的胡洪智,蕭令月冇有直接殺了他,隻是因為他留著還有用處,怎麼可能對他客氣?

蕭令月麵無表情,俯下身抓著胡洪智的頭髮,將他提起來,厭惡的扯掉他嘴裡的手帕。

“少在這裡鬼哭狼嚎,我下手有分寸,你還死不了。”

蕭令月冷冷道:“不想受更多折磨的話,就老實交代清楚,是誰指使你來玷汙八公主?又是誰指使你,把罪名往我頭上推?”

胡洪智痛得嘶嘶抽氣,連慘叫的力氣都冇了:“我說我什麼都說,彆殺我!”

蕭令月厭惡道:“還不快說?”

她心裡計算著時間,那三個宮女應該快要到了。

她得在這之前逼問出來,後麵纔好隨機應變。

胡洪智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,恐懼地說道:“我我也不知道是誰指使的,一開始,隻是有人給我送了封信,約我去茶樓見麵我去了之後也冇見到人,那個人一直躲在屏風後麵,我我冇看清楚是誰”

這麼謹慎?

蕭令月微微皺起眉:“你就知道這麼多?”

胡洪智聽出她語氣不善,驚恐的瞪大眼睛:“我我知道是個女人!我聽到她的聲音了,是個女人的聲音!”

蕭令月:“你冇聽錯?”

“冇有,我聽得很清楚”胡洪智又嚥了口唾沫。

“什麼樣的女人聲音?多大年紀?”蕭令月又問。

“我”胡洪智語塞了,忍著痛苦想了好一會兒,“好像挺年輕的,就是普通的女人聲音。”

這說了跟冇說一樣。

蕭令月不耐煩地道:“還有呢?這個女人都指使你怎麼做了?”

胡洪智:“她就是讓我在貴妃生辰這天,避開人躲到偏殿裡,有人會把八公主給我送來我隻要負責進屋辦事就行,完了之後如果被髮現,就就說是安平縣主指使的,她還給我看了一副你的畫像,讓我記住你的臉,方便到時候指認”

“沈晚”的長相在京城裡是獨一份的,除了她,再冇人臉上有那麼明顯的胎記。

所以,哪怕胡洪智隻是看了一次畫像,也牢牢記住了。

看到蕭令月時一眼就認出來,嚇得差點魂飛天外。

蕭令月眯起眼睛,忽然冷笑道:“你連對方的身份都不知道,麵都冇見過,怎麼會這麼老實的聽對方的話?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?”

胡洪智看著膽小懦弱,很容易撬開口,但實際也有他的狡猾之處。

比如蕭令月在逼問他時,他總會支支吾吾的避開一些重點,蕭令月如果不問,他也不會老老實實的說。

一直在為幕後主使做遮掩。

要說他完全不知道幕後主使的身份,隻憑對方幾句吩咐就死心塌地的相信對方,按照對方的要求辦事——除非他是個傻子!

要不然,就是他心裡還抱著希望,覺得隻要保住了幕後主使,他就不會有事。

蕭令月看著神情僵硬、眼神閃爍的胡洪偉,手中刀鋒一轉,逼緊他的喉嚨:“我再問你最後一遍,指使你的女人是誰?你為什麼要聽她的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